学院首页 本站首页 系部概况 师资力量 专业概况 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美文欣赏 党团建设 学子风采 部门信箱
 
老槐
 

 

谨以此文献给我的曾祖母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家中曾有一棵老槐,有多大树龄,也无人知晓,大约和曾祖母的年龄相同。人常说:树老叶枯,老槐也褪下了青翠的皮肤,黑色的手指向天空。一天天地生长,一天天地接近死亡边界。

    滴答,滴答……

    曾祖母年近八十岁,整日拄着黑色的拐杖在院子里活动,逢人就说:“人老了,不中用了,做什么事都不行了,到底岁月不饶人啊!”虽然她嘴里常这么说,但私下里她却悄悄告诉我:“虽然我老了,可我还不想死得那么快呢,我要看着你考上清华,等着给我磕头呢。”

八十二岁那年,曾祖母卧病在床。许多亲戚都从遥远的地方回来探望她,当然带来了很多好吃的东西。等人群散去之后,她总是对我说:“××,这个你尝尝,好吃不好吃?”说着,就塞进我的嘴里,看着我大口大口地吃。

    她生病的时候,正是夏天,家里人都出去下地干活。家中,只有六岁的我、三岁的妹妹来照顾虚弱的她。有时候很贪玩,跑得很远,这时就只听见她焦急的喊声:“××,××……”,至今难忘;有时候玩累了,就会静静地坐在她的身边,陪着她说话。这时候,她就会给我讲故事——“刘督堂吃猪糠”:“从前有个大官姓刘。在他很小的时候啊,爸爸就死了,他的妈妈就靠给别人家做针线供他上学。后来家中实在太穷了,他妈妈就把他寄托在他舅舅家中。他的舅舅是个地主,家中很有钱,但非常讨厌他,嫌弃他。于是,他要经常忍受舅舅一家人的冷眼,责骂,甚至毒打。他有苦无处说,只能往肚子里咽。到了后来,有时候饭都吃不上,就在猪槽里吃糠,吃完后在嘴上抹点小磨油,然后才去上学。就这样,他考上了进士,后来还当了督堂。”讲完后,她看着我,说:“××,你要像他一样努力学习啊,争取考上清华!”我总是似懂非懂地向她点点头。

    秋天,开学了,我背起我的小书包去上学。 每当夕阳与地平线拥抱时,我总会挎着小书包从学校蹦蹦跳跳地归来;小狗围着我滴溜溜地转的时候,我早已迫不及待地投入曾祖母的怀抱,然后傻傻地亲她一下。她会开心地搂着我,乐呵呵地说:“我的小家伙回来了”,然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一个红红的大苹果,笑眯眯地看着“小家伙”大口大口地吃。

日子就这么飞快地过着,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。没人的时候,她会走到槐树的前面,抚摸那皲裂的岁月的伤痕,自言自语地说:“快了,快了。”然后,慢慢地踱到屋中,呆呆地坐着。

    就在冬天来的时候,她永远地闭上了那双慈祥的双目,留下了她挚爱的重孙儿。脚,一步一步;泪,一行一行;她的重孙儿把她送到了安息的地方。看着黄土掩没了她的脸,看着棺门重重地合,看着平地堆起一座孤坟……

    她走了,永远地离开了她挚爱的重孙儿。

    第二年,老槐也生了虫,难耐岁月的侵蚀,枯萎,凋零。

    我永远地怀念那棵枯萎的老槐,怀念已逝的曾祖母。

    永远,永远……

 

 
 
版权所有@西北师范大学知行学院 党务与人力资源工作部 维护制作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地址: 兰州市安宁区长新路20号 邮编: 730070 电话:0931-7970484 Email: zxzwxbgs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