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院首页 本站首页 系部概况 师资力量 专业概况 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美文欣赏 党团建设 学子风采 部门信箱
 
留得残荷听雨声
 

 

    忙中偷闲,最近重读了一遍《红楼》。其缠绵悱恻言意高远之处,竟令人如痴如醉、欲罢不能,思及感慨颇多!想起来,自然经历了一段岁月,增长了几分经验,才能“仰之弥高,专之弥深”吧!遥忆昔日,不过吴下阿蒙,焉能知晓《红楼》精髓之一二?

    书中妙处自无需多言,须得自己亲身游历一番才能尽略其美。千种思绪在脑中愁结,一时还解不开这团乱麻来,独有一句诗却悄悄地探出头来。这即是林黛玉在船中所云:“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,只喜他这一句,‘留得残荷听雨声’”。

    其实,李商隐的原诗之句为“留得枯荷听雨声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》  李商隐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竹坞无尘水槛清,相思迢递隔重城;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。

    “枯”“残”二字各擅其妙,本无须多言,然林妹妹独赏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,也自然有其道理。

    此句初听极为清新淡雅,细细品来又是另一番风味。

    句中最先夺人耳目的,恐怕是“听雨”一词吧。雨淅淅沥沥,打在荷叶上的时断时续的声音,就像一段美妙的旋律,静谧、灵动。更有目之所观之“残荷”,平添几分惆怅,而千年前的美景也似乎俨然就在眼前。遥想开去,“听雨”也在古典诗词中随处可见。最为有名的恐怕数蒋捷的《虞美人》了吧。    

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。

而今听雨僧庐下,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。

“听雨”三境,道不尽的人生三味。

    再加细品,“残荷”的意象亦颇有味道。昔日之荷叶,绿意盎然、生机勃勃;而今秋至,绿意虽在,却半染秋之萧瑟。“残”“枯”之微妙差别也正在于此。“残”者,犹存昨日之生机;“枯”字,却已萧寒之色浸骨,异常凄然。

    大约“残荷”更类似于我此时的心态吧。青春犹在昨日,激昂奋进、天真烂漫,至今依然思之欣悦;此刻却已渐觉生命的倦意时时来袭,所有的追求仿佛在刹那之间失去了往日苦苦寻觅的意义。然而,生命的色彩并不因为这样的悲戚之意而消逝殆尽,依然保留有它所蕴含的希望与梦想,大约是值得庆幸的吧!

    “留”字亦非常恰当。是“空留”?还是“暂留”?抑或“权留”?令人浮想联翩......

    细处极佳,整句读来也是口有余香。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,不仅有雨打荷叶的雨中美景,亦有观荷听雨人之悠然闲适。当然,这观荷听雨人自然是他人所谓“文人墨客”“无故寻愁觅恨之辈”了。这悠然闲适中难免带有淡淡的哀愁,而且在我看来,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底蕴之色。想起来,中国传统文人的悠然闲适,多半和“失意”有关,因而这“闲适”和“哀愁”,或许也是“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”,真真是如胶似漆、难解难分了!

    若此句和林黛玉《秋窗风雨夕》共读,更是饶有趣味了。

 

 
 
版权所有@西北师范大学知行学院 党务与人力资源工作部 维护制作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地址: 兰州市安宁区长新路20号 邮编: 730070 电话:0931-7970484 Email: zxzwxbgs@163.com